焦虑于核酸结果还没出来,同时羞愧于这种焦虑。

周末!博物馆逛起来!出门吃起来!

看了百日行动的新闻,三四十年过去了,还是要靠严打,嗯?

笑疯了,今天凌晨微软科技公众号发了一条这个推送 :mp.weixin.qq.com/s/WLSgWdbEz2V
《“上四休三”太遥远?Microsoft Teams 来助力!》
然后早上九点半Teams就崩了。

Show thread

光速到什么程度呢?他的入职流程还没走完。
当然这可能也是促使他选择跑路的原因之一吧。

Show thread

两个星期之前刚来的外包光速离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残影 boosted

时刻提醒自己:控制爹味输出,那是别人的决定,None of your business。

热炸了今天……
小区真的有人落地窗玻璃爆了……

本来明天没打算到办公室的,五点多电脑都背起走坐上了tram,还没开动就看到同事在群里说明天西餐厅供应牛排……啊为了牛排那就把home office推迟一天吧。
还好我动作快,等tram到终点站停下,明天的西餐已经被预定完了。

残影 boosted

今天看到一句话说:人如果忍耐特别多,就会变得容易愤怒,容易憎恨他人。我举目四望,好像所有的中国人的恶意都找到了一部分理由。

残影 boosted

下单了新的智能锁之后旧锁的毛病就消失了。
世间事大抵如此。

残影 boosted

最近听播客最好的一段话:

不要同时踩着油门和刹车,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掉了所有的能量。不能什么都不干然后一整天躺着骂自己。时间是最不值得作为标准来焦虑的东西。

疫情防控措施降级以后公司的西餐厅终于又开门了…… 

热泪盈眶……今天甚至可以加羊排。

残影 boosted

东亚年轻人的共同感受就是觉得自己的国家好像要完蛋了
(图 cr 推)

残影 boosted

如果再有人试图告诉我“什么年纪就做什么事”,希望他以人均寿命的年龄去死。

残影 boosted

#身为关汉卿的铁粉所以要持之以恒地痛骂梦华录

有人说,元朝男人关汉卿,为啥比21世纪的等国女编剧,观念先进得多?一方面是因为,关汉卿本人是个既有英雄气又能共情小人物的真文豪;另一方面,关汉卿所处的时代,在很多领域,其实也远超等国当下。

很多人都吐槽元朝文人地位的低下(“八娼九儒十丐”),但实际上,元朝文人的生存处境真不见得比后世恶劣:体制内不养你,体制外你爱说啥说啥。有元一朝,都没有出过几桩文字狱。就冲这一点,后世的明清,以及再后来的红朝,真没脸笑话人家蒙元。
PS:个人觉得,元朝的统治模式更类似于,粗暴没文化而不怎么管事的(外族)武夫。所以在这个时代,制度层面烂的地方是真烂,但民间社会受到的来自权力的管束干涉并不多,从经济到文化都具有一种野蛮发展的蓬勃状态,这和后来明清乃至红朝那种恨不得把民间一根草一粒灰都用权力之手管起来的模式,完全不同。

我举一个例子,就是关汉卿的窦娥冤。这个剧其实是有现实背景的,就是元成宗大德元年至三年(1297-1299),淮安地区连续三年的大旱灾。按《元史·成宗本纪》的记载:
(大德元年八月)扬州、淮安、宁海州旱。
(大德二年十二月)扬州、淮安两路旱、蝗。
(大德三年八月)扬州、淮安旱。
在关汉卿所属的时代里,他就可以联系现实开脑洞,把某地的三年大旱,想象成冤案的存在,进而联系到历史上的东海孝妇故事,演绎出窦娥冤这样一部千古名作。而如果是换成当今这个伟大时代,关汉卿即使不被寻衅滋事,这部窦娥冤也一定是会被严禁的。

总之,关汉卿生活在一个槽点很多、亮点也不少的时代,而他以自己那不服权势也不服主流道德的刚烈英雄气,他对民生疾苦对底层小人物的真诚共情,而远远超越了他所处的时代。
至于梦华录,我只能说,它跟它所处的这个充满强权、谎言、钳口、败坏、凋敝的时代,真的是绝配。

Show older
龙渊阁

科幻奇幻爱好者自留地,欢迎跨站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