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宝 boosted

洼地虽然是洼地,但是大家可能也不用过于悲观。网络平台上,尤其是最热门的网络平台上的民意,因为政府的信息污染,会让人觉得大多数中国人价值观很扭曲。但我觉得,真实情况可能不那么坏。
我一般都看网易的体育新闻网页,体育观众可以说是最典中典的老中了,顺直男,普遍的教育水平不高。体育新闻因为不属于敏感领域,所以评论被阉割和控制的相对最轻。但是体育涉及到国家和民族等宏大概念,所以和政治又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关于谷爱凌国籍,抵制卡塔尔办赛,伊朗球员拒唱国歌的新闻下面的评论,我都翻看过,点赞最高的帖子,都是价值取向正常的评论,比如:
‘伊朗男足虽然输了,但他们支持本国女性的行为值得尊重。’
‘伊朗人值得赢得自由也必将赢得自由!’
在下面留言直接开喷的,都会被人又怼回去,反驳这些喷子的言论,也会收到很多点赞。包括上帝之鹰,兔主席这类人的评论区,在还没有精选之前,点赞最高的都是价值观正面的评论。
所以,大家不要被信息污染造成的泡沫给骗了,或许这就是政府故意制造出来的无力感,使得沉默的大多数,因为感到孤立无援,而怯于行动。

人一定要交流沟通,近期的感悟。是为了成为更好的我们。

元宝 boosted

创立zlib,十多年来几乎分毫不取,原作者写信来证明是自己的书就可以下架,但现在两人面临严重指控,陷入法律噩梦。相同的例子还有很多,但盗火的普罗米修斯似乎注定没有好下场。一如发明RSS的施瓦茨,也是Reddit的创始人之一,曾被定罪为“数字偷窃”,但始终拒绝认罪,于2013年自杀身亡,享年26岁。当时有人评价此事,如果他致力于把才华用在赚钱上,那些想要致他于死地的人为了分一杯羹一定会调过头来用一切力量来保护他。此时放在zlib事件中也是一样的,全世界的剥削者联合起来。

Show thread

之前面试的一个HRD,进门你好打招呼,看着空荡荡的桌台说,你等我一下。然后摆了一束盆景进来,但是我更喜欢他们墙上挂的诗“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元宝 boosted
元宝 boosted

因为改了豆瓣万里归途的评分和短评,被管理员警告了。主旋律牵扯到意识形态啦

你们有没有发现,遵守排队间隔1米,这个规定反而没人遵守,也是最大的漏洞

元宝 boosted

人的一生至少要有十六个家庭,分别是:原生家庭、土耳其家庭、阿根廷家庭、Apple One 家庭、1Password 家庭、Microsoft 365 家庭、Netflix 家庭、Spotify 家庭、YouTube Premium 家庭、SetApp 家庭、Nintendo Switch 家庭、Prime Video 家庭、Disney+ 家庭、HBO Max 家庭、Hulu 家庭、Steam家庭

是时候作出选择了,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落枕神烦,痛了两天了。今天自己麻溜的贴了膏药

终于混到了一个无所事事的周末

元宝 boosted

2019年《我和我的祖国》,2020年的《我和我的家乡》,2021年的《我和我的父辈》,2022年《我和我的青春》。实际情况是《我和我的口罩》、《我和我的核酸》、《我和我的健康码》。

我这工位的信号好烂啊,同事打个电话上来,断线三次。期望回到有落地窗的办公室里

元宝 boosted

《旧闻评论|三亚不能批评吗?(舆论手札)》

报道三亚,批评三亚,并不等于不理解、不支持、不相信三亚。批判文在三亚疫情舆论中产生了很坏的影响,真正“不理解”“不支持”“不相信”三亚的是恰恰是批判文体现的思路,它将游客与三亚、岛内与岛外对立起来,这种自我封闭的岛民心态亟待破除。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元宝 boosted

几年前看陈晓楠在一席讲一个故事。冷暖人生节目组曾经收到一位上海郊区老人的来信,信中说他是台湾留在大陆的唯一一个高级特务,请节目组来采访。节目组去到上海,坐渡轮又坐了很久的车,找到这位老人。老人说,他不是普通特务,而是蒋经国当年亲自授训的精锐。二十二岁那年,他接到的任务,是去大陆刺杀军政首长。他是这种级别的特务。

于是他去香港。在那里他遇到一个比他大六年的有夫之妇,一个军官的妻子,叫小珍。他恋爱了。他从小就没有父母,突然遇到小珍的温情,他很珍惜。国民党很快发现了他们的恋爱,强令他回去台北接受军事惩戒。念在他是一个年轻又优秀的特务苗子,如果他和小珍分手,这事就这么算了。但是他决定和小珍私奔。

小珍说好。他们手牵手过罗湖,老人回忆说那是他人生中罕有的狂喜时刻。他的打算,是安顿好小珍之后继续执行任务,回到台北戴罪立功。他不背叛组织。结果两个人一过关就被按倒在地,大陆当局早就收到了风声。他被判了二十二年。小珍被判了五年。

在提篮桥监狱,他唯一一次看见小珍,他在二层,小珍在楼下放风,脸色苍白,他心疼得想死。其他时候,他每天只能对着四面墙壁思念小珍。他出狱已经四十四岁了。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小珍,他知道小珍一定在等他。最后在一个废弃农场他找到了。那里的人说,你怎么不早点来。她等了你十七年,最后的五年,她生了一场大病,一个老右派救了她,她就嫁给他,去上海了。

他跑去上海,继续找。在老右派的办公室终于见到了小珍。小珍已经五十岁了。很久很久,他们认出了彼此,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就走了。

这个独居老人现在还住在上海。他没有社交生活,邻居没有人认识他,他活成了一个秘密,一生最大的恐惧就是别人对他好奇。一个普普通通的上海老爷叔,很佝偻,很朴素,却依然保留着一个特务的习惯,就是随身带个小本本,记录楼上楼下邻居的每日活动。可是他对陈晓楠说,陈小姐,你知道我为什么还住在上海吗。

虽然上海人多,房子贵。但我知道小珍就在这里。我知道她先生是谁,她的孩子上什么大学,我都知道。我在这里,等她的先生先死。

小珍最后写了一封信,没有直接交给他,交给了他的弟弟。他拿到这封信,每天揣在胸口兜里,想小珍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信里说,每一次见到你都感到很痛苦。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

今晚一直听逾越生死,突然想起来这个故事。一人游旧地,旧记忆陪同生死,换了风景依然盼望能共你看夕阳多凄美。

元宝 boosted

Year progress: ▒▒▒▒▒▒▒▒▒▒▒░░░░░░░░░ 55.6%

元宝 boosted

人只有通过自我表达才能去理解一些东西,而不是单纯地读和看。只有在表达当中,人才能自我和解,达成自洽。

打12345。投诉街道办对待低风险区域人员返乡政策管控一刀切(直接不给回)。12345的反应:1、你听错了吧?2、是不是沟通有误会?3、并就街道的做法道歉。
我给出了明确答复,道歉的也不该是你,也不该是你给他们擦屁股,我要听到原街道接线人员的道歉电话。并对您这次回访给予肯定和满意,但对处理方式和结果坚决不满意,并持续投诉。
老子这波个刚到底了。
(以及以后留心眼了,行政这种电话,我以后都录个音😀 )

Show older
龙渊阁

科幻奇幻爱好者自留地,欢迎跨站交流。